高职院校毕业生职场逆袭记

8月14日上午10点半,宁石鑫接到了大学老师的电话,邀请他在今年新学期开学时回母校给学生做个演讲,宁石鑫高兴地答应了。“我工作之前,从来没想到,我会成为站在台上给别人演讲的那个。”宁石鑫笑着对记者说。

宁石鑫,长春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技术专业2010届毕业生,现在是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高速中心铝车体一车间工会主席。从一位普通的技术工人到如今的管理岗位,今天,记者给大家讲一讲这位85后城市穷小子的励志故事。

高考之后的选择:高职or二本

宁石鑫,1988年出生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从小就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,父母都是下岗职工,家里的日子一直紧巴巴的。

2007年,宁石鑫高考成绩464分。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:一是选择高职院校,专科;一条选择二级院校,本科。宁石鑫选择了长春职业技术学院,“很简单,不能给爸妈添负担。”

一到学校他就傻了,班上很多同学都是本科线以上的,“我在年级是倒数第几名。”宁石鑫笑着说。

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环境里,宁石鑫除了努力学习专业知识之外,还非常积极地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。“我想得特别明白,专业技能很重要,但是人的沟通能力、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也很重要。”

顶岗实习:多干一点儿or少干一点儿

大三,宁石鑫与187名同学进入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参加为期一年的顶岗实习。初期,同学们从事的是繁重的体力劳动,由于宁石鑫学的是数控技术专业,他被分配到从事生产加工工作的长客股份高速中心铝车体一车间。每个工作日,都是汗水渗出外衣析出了白色的盐渍。

通过锻炼,宁石鑫进入企业3个月就可以独立操作数控设备,6个月就可以独立承担生产加工任务,8个月就可以当师傅、带徒弟。在同期进入同班组的同学里,宁石鑫最先掌握了五轴加工中心的操作方法,最早独立承担了加工任务。

“那个时候也没想啥,就是觉得啥事儿都该多做一点儿。”宁石鑫说。在一次领导视察工作的时候,所有机床都在进行运转前的预热,操作者要关注显示器的运转参数,宁石鑫和别人不一样,他一方面观察着运转参数,另一方面从料件存放架上拿出待加工的坯料,用抹布擦去料件上的杂物。车间领导看到了,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这种生产方式会在空气中残留大量的粉尘,这些粉尘落在坯料上,积少成多,影响车间作业现场的管理形象,另一方面如果浮尘较多的话,会影响刀具切削坯料平面后的粗糙度。”领导笑着点点头。

面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:放弃or坚持

后来,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启动青年人才培养工程,开展了主题教育实践活动。宁石鑫报名参加了主题演讲比赛和诗朗诵比赛。宁石鑫的对手是很多985、211大学的毕业生,但他最终获得了二等奖,诗朗诵获得三等奖。

“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领导开始注意我了吧。”宁石鑫笑呵呵地说。为了考验宁石鑫,车间领导给了他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那天快要下班的时候,车间领导给了他6张光盘,要求他第二天早上8点交出6张光盘的观后感。宁石鑫当时就傻眼了,这6张光盘是丰田公司管理模式的讲解光盘,每张40分钟左右,6张光盘就是240分钟。看完再起草观后感,没有七八个小时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“一宿没睡,第二天交给领导9000字的观后感,领导啥也没说,就让我回去上班了。”他说。两周以后,宁石鑫接到通知,要求他每周都要参加管理人员会议。

2010年3月,宁石鑫正式接到通知,临时借调他到车间管理组分担宣传工作,同时分担部分培训管理工作。随后,宁石鑫成功竞聘配置管理岗位,正式从事配置管理与员工技能、岗位培训的管理工作。

作为一家享誉国内的万人企业,这里的研究生、本科生到处都是。这里似乎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:要想从生产岗位转到管理岗位,至少要经过两年的考察。而不起眼的高职院校学生宁石鑫则打破了这个惯例。6年的时间里,宁石鑫先后做过设备管理员、计划调度员,如今是车间的工会主席。“没别的,希望自己越来越好,如果可以,带动身边的人越来越好。”宁石鑫说。

 

靠着自己的努力,宁石鑫买了房子,有了车,“想结婚还得努力几年,希望给未来的妻子一个安稳的生活。”说到这儿,宁石鑫脸红了。

点评:新文化记者从省教育厅了解到,目前,全省共有高职高专院校21所、中专和职业高中203所、技工学校135所、成人中专82所,在校学生超过34万人。此外,全省还有40个县级职教中心。2015年,省政府职业教育专项经费额度已提高到3.06亿元。近年来,我省中职学校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5%以上、高职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0%左右。

而职业教育依然面临着一个难题:不被社会所认可,很多素质优秀的学生都冲向了学历教育的独木桥。省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于志晶说:“只有形成职业教育与学历教育两条道路相互交叉、相互融合的‘立交桥’体系,才能培养出既具备知识,又具备实践技能的新型人才。”

联系我们
  • (86) 027-81388330
  • (86) 027-81363436